江西快3

文苑撷英

王保林 散文——《牵挂》

作者: 王保林     时间: 2020-04-27     点击: 查询中    分享到:

牵挂


昨晚,梦见我妈了。

在空寂幽深的街道,我搀扶着我妈向前行走。突然,我妈就不见了,一时的无助与慌乱,把我从梦中惊醒。

我知道,这是白天与我妈通话,留在脑海中的记忆追溯。年前单位事多,想着年根就把我妈接到家里过年,所以回去的次数少了些。

细数算来,是有些日子没回家了。

早些时候,我曾劝我妈一起过年的,她却一再表示:不想给我们添乱,添麻烦,说好不容易放个假,你们小家一起过年,轻松,自由。无论怎么劝,我都没拗过她老人家。庚子年的春节,回家过年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眼瞅着就是春节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“疫魔”,却绊住了回家的脚步。人常说,妈妈是儿的牵挂,儿子是妈妈的靠山。白天的通话,越发地让人想家,想起了远在铜城的老妈。

在我的心里,时常觉得自己年龄越长,似乎就愈发地恋家,对“家”的情结也就越浓,越重……

一百多年前,奥地利心里学家弗洛伊德在《梦的解析》中说,梦是愿望的满足。看来,我是真的想我妈了。

我妈与我同属相,今年刚好70岁。古稀之年,能常回家看看,陪陪我妈,听听她唠叨,吃吃她做的饭,也是一种幸福,是骄傲,更是一种享受。

我妈不识字,没文化,完小都没念完,只会歪歪扭扭写自己的名字,算得上是个典型的乡下女人,用她的话说:就是个睁眼瞎,什么都离不开你爸。

在我的记忆中,我妈好像没有独自买过一件衣服,没有独自出过一次远门,即便在铜城郊区住了十多年,一个人似乎也没有去过市里。她常说,靠人靠习惯了,睁眼瞎字不识一个,胆量和本事也就越来越小了。

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,我家添置了家里第一台黑白电视机。那时,我爸还在外地上班,走的那天,我妈就把电视锁进了柜子。直到过年我爸放假回来,电视才被解放了出来,但却已经无法打开。修电视的师傅笑着说,放坏了,放坏了。

每每提及这事,我妈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孩童,满脸的内疚和惭愧。许是属相的缘故,谨小慎微的性格束缚住了我妈的手脚。直到现在,家里的智能电视,她从来没开过,给她买的智能手机,轻易不让我爸动,有时接个电话都会让她手忙脚乱,常常按错键码。

前些年,国家政策好,解决企业大集体养老问题,我给我妈一次性补缴了养老金。如今,她每月都有“退休金”领,再也不用羡慕吃公家饭的人,可日子依旧过得很节省。

打我记事起,我们给她买的新衣服,似乎总是要放旧了才舍得穿,家里客厅的大灯,好像只有来客人了才能开,平时总是拉着节能灯照明,并且天黑了才开,用过的洗脸水,总是要留下来冲洗厕所……

我妈说年轻时,她在矿上做过零工,下过煤窑、搬过砖、装卸过沙石水泥,山上开过荒、种过地,砍过荆条,编织过荆笆……家里住过上漏下湿的土窑洞,赊欠过邻居家的口粮,被房东三天两后晌地撵,一个月搬过三次家……

也许经历过苦难的人,特别容易满足,更懂得什么叫幸福。每次回家,她总会叮嘱我,如今有房有车,有吃有穿,还有大电视看、有电话用,好好上班,这世道,真好! 

我妈生活过得节俭,但疼爱孩子却一点都不吝啬。小的时候,我们姐弟和孩子们没少穿她做的针线活。我妈对我,更是疼爱有加。至今,给我纳的手工鞋垫和千层底布鞋,还足足有一纸箱子咧!

每次回家,她总是要把平日里积攒下的美食,一股脑儿地拿出来让我们分享,在短时间里,竭力想着法儿的,做一些唤起我们儿时记忆的家乡饭。

临走时,絮絮叨叨,常常自责,说这个没吃,那个还没做……再给我们拿些蒸馍、锅盔一类的熟食,捎带些当地的时令蔬菜什么的,说这里的菜又新鲜又便宜……你们上班忙,家里拿了你们就能少去菜场什么的话儿,生怕我们拒绝。

当然,这样那样啰啰嗦嗦地叮咛也是少不了的……

我妈的亲人不多,她的姐姐们早早地都不在了,只有一个小她十多岁的弟弟,日子过得还很惜惶。她说,在过去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,外婆生养了好几个孩子都没养大,就保得个你舅舅,还是她抱大的呢!

前些年,娘舅家发生了一些变故,先是舅妈脑溢血,长时间不能自理,后来家里经营的车又出了事,赔了不少钱……至今还欠着乡邻亲友的债。这些心心念念的家事,时常让她挂念,伤心,落泪。

被疫情困住的日子,尽管隔三差五我会打电话给家里,陪我妈说话,听她唠叨,解她心慌。可是,少了儿女们的陪伴,我妈注定是孤寂的、落寞的!

吃晌午饭时,我妈打来电话,主动提出要视频通话,说她想看看我们。我知道,百十天没见到我妈了,她的的确确是念想着她的孩子们了!

“好像吃胖了啊,你们都好吧!我和你爸身体都好,家里过年买的东西多,有吃有喝的,你们放心!” ……

“那我就放心了!这疫情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!我妈眼里噙着泪水,嘴里喃喃地念叨着:“这啥时是个头啊?!妈……妈,妈想你们了。”

一张布满皱纹的脸,一张慈祥、熟悉而苍老的面孔,在视频那头晃动着、晃动着……我瞬间觉得,我妈她真的老了,一股热流在心里涌动了起来,我的眼眶湿润了!

“疫情过后,你最想做什么?最近,这个话题在微博上一度引起了广泛热议。我想,我还是回家看看我妈的好。

因为,我也想我妈了!


黄陵矿业  王保林

上一篇:于利华 散文——《且喜春归》 下一篇:白建礼 散文——《去西藏寻找心中的那份淡然》
上海福彩网 浙江体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 天津福彩网 亚洲彩票 北京体彩网 任我赢机器人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 盛通彩票 吉林福彩网